天水市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阳赛历史述略 [复制链接]

1#
科学抗白北京中科技术精湛 http://www.bdfyy999.com/m/

阳赛历史述略

文/黄晨光

阳赛,一个充满诗意的名字,一处钟灵毓秀的地方,贤杰辈出,驰名陇上。阳赛是甘谷西北部的一个村,地属渭水支流清溪河流域阳赛川,自古居交通要道,“顾北道之平凉、固原重镇,实由是出入焉”。阳赛张氏族人世居于此福地,安居乐业,历久弥新。常言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新时代的阳赛人追本溯源,缅怀先祖,修史铭记家族历史,追沐先祖德泽,弘扬家族文化,激励今人,启示后人。一、阳赛张氏发轫(一)张姓始源张姓是中华古姓,源出姬姓。《国语》云:“黄帝之子二十五人,其同姓者二人而已,唯青阳与夷鼓皆为己姓。”黄帝二十五子之中只有青阳和夷鼓继承姬姓。《唐书·世系表》:“黄帝子少昊青阳氏第五子挥为弓正,赐姓张。”青阳第五子挥任星官,挥观星象受到启发,发明弓箭,被封为弓正,赐姓张,张挥遂为张姓始祖。张挥受封清河,清河遂为张姓郡望,有“天下张姓出清河”之说。故张姓为黄帝之裔,张挥之栧;经年累世,枝繁叶茂。张氏后裔胄胤枝散,贤杰辈出,阳赛张氏家族即张姓之华胄。阳赛鸟瞰图(二)阳赛地理沿革考1.明代阳赛村地理建置:明代以前阳赛史地沿革已不可考。明代阳赛村建置:陕西布政使司巩昌府伏羌县阳赛村(—)。2.清代阳赛村地理建置:表1—清代阳赛地理沿革表:根据清末《伏羌县地理统计表》记载:“杨(阳)赛川,在县城西北,永丰镇正东。(距城)六十里。八十七户,四百二十二人。庄内有家庙一所,泉二眼。从九张士杰。”可以看出,此时“阳赛”村名写作“杨赛川”,似乎与今字略有不同,概因“杨”和“阳”二字繁体相近,故二者异体通用所致。清末民初阳赛人张世俊先生,字辅卿,号赛川,其号得名于“杨赛川”。又曰:永丰镇,在县城西北,(距城)六十里。六十五户,三百一十二人。镇内有关帝庙、永裕义仓各一所,泉二眼。附生汪濬。张李家沟,在县城西北,永丰镇正西。(距城)六十里,九十九户,四百一十二人。庄内有初等小学堂、土地祠各一所,泉二眼。附生张鸿翮。从以上资料可知,杨(阳)赛川、永丰镇及张李家沟三者距伏羌县城均60里,杨赛川在永丰镇正东,张李家沟在永丰镇正西,就此判断,也就是说阳赛当属永丰镇。在永丰镇西北有礼辛里、永下里和礼辛正。据清(乾隆)《伏羌县志》:“礼辛,西北距城八十里;永下,西北距城七十里;礼辛正,西北八十里。”另据清志:“大石镇,在县城西北,距城七十里。”故永下里大概在大石一带。里,明清编制黄册的单位,征收赋役的基层组织。按规定,民户户为一里,设里长。清志称,西北路八十里,则由礼辛镇以达于通渭、会宁,虽非坦荡通衢,亦系扼制要区。礼辛即是如此重要,阳赛地理可见一斑。阳赛鸟瞰图(东山望西山方向)3.民国时期阳赛村建置:民国时期阳赛所属省级行政单位是甘肃省,在省之下,撤销了原来府的建置,新设行政区,伏羌县(甘谷县)先后隶属渭川道、渭川区和甘肃第四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所辖。这一时期一个重大变化,是年改伏羌县为甘谷县。在县以下设区,区下设乡。这时的阳赛属于礼辛区平阳乡。据阳赛老人回忆,平阳二字,是各取何家坪之“平”、阳赛村之“阳”,组合而成,反映出平阳乡是以阳赛一带为中心的。表2—民国时期阳赛地理沿革表:4.新中国成立以来阳赛村建置沿革:新中国成立后,阳赛隶属天水专区和天水市管辖,在乡镇级行政单位的变化是,年起实行的人民公社制度。表3—新中国以来阳赛地理沿革表:(三)阳赛释名1.关于“阳赛”二字的写法“阳赛”二字的写法就有四种,分别为阳寨、阳塞、杨赛、阳赛。在阳赛村流传着“阳寨”和“阳塞”的说法。“阳寨”,顾名思义,就是认为这里旧时有个寨子,后来将“寨”写成了“赛”。从甘谷的村名来看,几乎没有以寨字命名的习惯。另外,从读音来看,在甘谷方言中,将赛读作“sa”,方言有极强的稳定性,在短期内是不会轻易改变,故阳寨(zhai)的说法是有误的。“阳塞”,就比较合理些,古汉语里“赛”和“塞”是通假字,可以互用的。在清代资料中,将“阳赛”写作“杨赛川”,乍看起来似乎差别比较大,但只要看看两者的古体字,其中的联系就显而易见,“阳”字古体字写作“陽”,“扬”字古体字写作“揚”,二者字形相似,故清代资料中就将“阳赛”写作“杨赛”,实为异体字。2.关于“阳赛”二字的意涵论及“阳赛”的意涵,人们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如下观点:关于“阳赛”的解读之一:“阳”即太阳,“赛”为比赛、赛跑,阳赛,意思是与太阳赛跑。《山海经·海外北经》:“夸父与日逐走,入日。”神话中的人物夸父跟太阳赛跑,一直追到太阳落山的地方。这个神话表现了夸父的雄心壮志与英雄气概,反映了古人探索大自然的强烈愿望和顽强意志。“阳赛”不正是这种精神的写照吗?与太阳赛跑,就是与时间赛跑,让人们珍惜时光;与太阳赛跑,也是一种积极向上的拼搏精神,这种精神是支撑阳赛人前进的无穷力量。关于“阳赛”的解读之二:乡人雒自成等从地形地貌考虑认为,阳赛是太阳晒到的地方,方言把晒念白了,读作赛。乡人魏释等认为,阳赛或许是扬撒的谐音,意思是打谷晒场的动作,代表生产劳动。这两种说法均是基于地形,认为阳赛村形似簸箕,“阳赛”表示生产动作。此说也有合理之处,“阳”通“扬”。意为举起。今天看来,这两个字毫无关联,但阳确有“扬起”之意。这种将阳赛解释为生产劳动的解读,也有一定合理性。关于“阳赛”的解读之三:对于“阳赛”,当从本义出发进行推测。阳,明亮、温暖之意。后来阳赛属于平阳乡及向阳公社,这都是取“阳”字本义,而且是与阳赛有渊源的。根据《说文解字》,“赛,报也。”赛,就是报答之意。这便是阳赛的本义,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阳赛,即报谢春晖之意。无独有偶,在山西晋中也有阳赛村。相隔千里,而村名相同,二者有何联系,不禁让人浮想联翩,而这也牵出了阳赛人关于先祖由来的传说。二、明代阳赛张氏基业初创(—)“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这句盛传中国北方的民谣,也在阳赛世代流传。据老人们讲,阳赛历史可追溯到洪洞大槐树移民。大槐树移民图(一)明初大移民1.洪武时期(—)军事性移民明朝初年,山西境内“四大王”为首的蒙古贵族与境外元朝残军两股势力里呼外应,严重威胁明朝在山西的统治。为了达到釜底抽薪之目的,以解决“边患”,朱元璋将移民作为清除山西忧患的重要手段之一。起初主要迁徙蒙古人,洪武六年(年)九月开始,山西居民开始大规模外迁,外迁地主要以当时京师(南京)与凤阳府(安徽凤阳)为核心的直隶地区。由边患引起的汉族平民的外迁数量应有数万人之多。洪武二十一年(年)是洪武时期山西移民的转折点,即从军事性移民为主转为以屯垦性移民为主。朱元璋采纳刘九皋建议,“宜令分丁徙居宽闲之地,开种田亩,如此则国赋增而民生遂矣。”(《明太祖实录》卷一九三)着手对山西平民实施移民行动,迁无田百姓,令其置屯耕种,“免其赋役三年,仍户给钞二十锭,以备农具”。从洪武二十一年到洪武二十八年(—年),明廷实行了一场的大规模屯垦型移民活动,迁出地范围迅速扩大。主要迁入河北、山东、河南北部一带。2.永乐时期(—)屯垦性移民朱棣即位之后,山西大规模向外移民又告开始,迁出地“二府五州”,包括今天的晋中、临汾、晋东南三大地区。迁往河北、河南等地。永乐年间山西向外迁移人口至少应有10万以上。(二)阳赛张氏与“洪洞大槐树移民”传说洪洞县广济寺大槐树1.大槐树传说洪武年间,山西移民人数即在百万人以上,迁出地区涉及山西绝大部分地区,迁入地包括今河北、河南、山东及安徽、江苏等地。大量方志、谱牒及口碑资料都把明初山西移民和洪洞大槐树紧紧联系在一起。据考证“洪洞古大槐树处移民”分布于11个省(市)个县,大槐树与山西移民到底什么关系?民国《洪洞县志》卷七《輿地志》记载,大槐树,在城北广济寺左,“明洪武永乐间屡移山西民于北平、山东、河南等处,树下为集会之所。”洪洞人柴汝桢在《修复大槐树古迹记》中说:“此乃先朝永乐间朝命移民实边,此盖荟萃处也。”洪洞县是平阳府属县内户口最多的县,有着优越的交通地理位置,明朝官府选择在洪洞召集移民后再行发遣,是完全有可能的。离开家园的人们,把大槐树当中其精神故园,作为故乡的标志。阳赛秧歌汇演2.阳赛张氏与大槐树移民之关联一是阳赛张氏家族大槐树移民的传说。阳赛村一直流传着大槐树移民的传说,在甘谷并不是所有姓氏都有此传说。十里铺张氏也有类似说法,称其祖先是来自山西的“第三家张”。二是山西张氏家族确有迁出记载。洪武二十二年(年),“山西沁州民张从整等一百一十六户告愿应募屯田,户部以闻,命赏从整等钞、锭,送后军都督佥事徐整分田给之”(《明太祖实录》卷一九七)。洪武二十二年(年),山西沁州百姓张从整主动要求迁移,这是平民主动迁徙之始,也是大规模迁徙的开始。另外,据《张文襄公年谱》记载,张之洞“先世山西洪洞人,明永乐二年(年)始祖本徙漷州(在北京),三传至端徙南皮(河北境内)东门内”。张从整和张之洞家族都是来自山西移民,这反映出山西张氏家族外迁的事实,而且这里提到张氏家族有二次迁徙的现象。三是阳赛地名与山西地名相同。“阳赛”作为村名,全国仅有两处,除甘谷以外,另一个就是山西晋中昔阳县阳赛村。另外,民国时期阳赛属于平阳乡,而明初洪洞县即平阳府的一个县。从这些地名来看,阳赛与山西有着某种关联。四是伏羌属于边地宽乡。明初甘肃是边地,伏羌亦是宽乡,自然会成为移民迁入地。在苜蓿沟打水的阳赛乡民综上可知,从阳赛与山西的联系,以及阳赛与伏羌本地张氏的资料佐证来看,阳赛村张氏家族来自洪洞大槐树移民是有可能的。迁徙时间当为永乐年间,不排除阳赛张氏或是移民再迁,即先迁河南再迁伏羌。大槐树移民反映了阳赛张氏的赤诚家国情怀。移民迁移的都是以汉族百姓为主,迁往各地屯垦,是一种国家行为,反映出张氏对国家和文化的认同感。大槐树传说反映了阳赛人慎终追远的家族情结。阳赛人心中对祖先的追念,是中华民族慎终追远传统的生动体现,遥念先祖,表达崇敬和缅怀之情,铭记先辈走过的道路;绳厥祖武,不忘初心,在先辈的精神感召下,沿着前人的足迹走向新的辉煌。这是大槐树传说最大的意义,其实质是张氏家族的对中华民族的文化认同和家国情怀。三、清代阳赛张氏赓续鼎新(—)顺治元年(年),清军入关,清朝统治在全国确立,开始了年的封建统治。清初沿用明制,阳赛属陕西布政使司巩昌府伏羌县。陕西布政使司后几经更改。康熙八年(年),甘肃建省,阳赛始隶甘肃省巩昌府伏羌县。据清志,“永丰镇,在县城西北,(距城)六十里”“杨赛川,在县城西北,永丰镇正东,距城六十里。”(清《伏羌县地理统计表》)可以看出,清代阳赛村属于伏羌县永丰镇。清初,沿用明代苛税之旧额,强征赋税,人民苦不堪言。清志载:“顺治初年,田多污莱,人半逃亡,有十室九空之叹。”康熙八年(年),丈量明代荒地四千余倾,减免田赋,“民始复业,庆更生而安乐土矣”。康熙十二年(年)五月十四日,现在的阳赛张氏始祖张新出生。这一年,康熙帝下令撤藩,“三藩之乱”局面开始形成,战火遍及半个中国。时任伏羌县令杨珩(—年任),丈量前明荒地,减轻赋税,百姓生产生活逐渐恢复。然天道有不测,一场劫难正悄然袭来。(一)康熙戊戌大地震与阳赛张氏赓续1.康熙戊戌大地震康熙五十七年(年)五月二十一日寅时(凌晨5点),甘肃省通渭县发生里氏7.5级大地震。《天水市志》载:“清康熙五十七年五月二十一日,秦州诸处大地震,震中通渭、甘谷间,东经。12',北纬35。6',震级7.5级,烈度10度,连震数十日,山崩地裂,压死人畜。”这次地震为甘谷历史上第六次大地震,极震区位于通渭甘谷间,破坏程度“通渭为甚,甘谷次之。”康熙五十四年(年),康熙帝命富宁安前往西陲,平定策妄阿拉布坦叛乱。地震发生时,伏羌县令曹思义(曹思义,字紫瓒,江南无锡人,进士,康熙五十一年任)奉命往前线挽运军需,正在湟水一带(青海东部)。曹思义《便商桥记》言:戊戌夏五月廿一日寅刻,余在湟,方披衣坐,卧床戛戛动,亟起即止。越五日,大总戎使者从都下归,经伏,以永宁山压告余,语震恐,忧疑南山之逼而仆也,比假旋,南山故无恙,土自北山飞来,相距二十余里,奔腾冲涌,越渭河直达南山下,其时目不及瞬,而永宁全镇及数十村落,四野沃壤,数万生灵具消,归无有矣。邑令曹思义在湟水尚觉震感强烈,足见地震烈度之大。邑人巩建丰对此也有详细描述:“土人言是日日出寅刻,天微明,光为云撩,觉黯然无色,乍见黑氛四塞,震声更轰轰不绝,过迅雷十倍,而亘北一带山崩土飞。”(《巩介亭先生文集拾遗》)根据曹思义、巩建丰的描述,地震确切时间应为五月二十一日凌晨五点左右。这些资料中都提到“北山飞崩”的史实,是地震波自北向南传播的,使南北两山山体滑坡。戊戌大地震造成巨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邑令曹思义言,“永宁镇全镇及数十村落,四野沃壤,数万生灵具消,归无有矣。”《伏羌县志》记:“甘谷是北山南移,覆压永宁全镇,礼辛镇留少半,西北村无有存者,男妇三万余人尽淹压土泥中。”清志记载共3万人伤亡,其中礼辛镇留少半。当地震波袭来,位于伏羌通渭交界处的阳赛村首当其冲,受灾也非常严重。按民国修《阳赛张氏族谱》记载:“清康熙五十七年五月廿一日寅时,天翻地覆,罹难者比比皆是……村之西有半片山,崩驰数里,全村覆没。”邑人巩建丰感叹:“当是时坤舆杌陧,山川腾沸,不减高岸深谷为陵之变,加以亿万生命无论贤愚,沦陷于土井陆海中,不过一呼吸间尔。”(《巩介亭先生文集拾遗》)地震发生后,朝廷和地方立即进行救灾抚恤。叶芝《伏羌县志》云,“上发内帑金,派部院来赈”,康熙帝从国库拨款,并派部院官员前来赈灾。伏羌县大力减免田租赋税,赈济灾民,巩建丰《伏羌县志》记载:康熙五十七年,又豁免永宁镇等处压崩地六百三十四顷四十七亩三分二厘,粮八百八十石七合二勺,内留驿、仓官、学粮五十六石三斗二升一合四勺,共免征银一千八十两四钱一分五厘九毫。康熙五十七年豁免压伤丁一千七百六十一丁。康熙五十七年,共免征税银多两,免丁银人。邑令曹思义尝言,“论天道则有不测之变迁,论人事则有必尽之补救”“蠲赈并行,悯其孤苦”,在天灾面前,正是由于伏羌县的积极赈济救助,才使得灾民能劫后余生。2.阳赛张氏赓续戊戌地震时,正值凌晨,阳赛张氏族人沉浸梦中,几无可逃,唯有张新、张明德叔侄二人出门在外,故能逃过一劫。震后,张新叔侄回到家乡,在阳赛村另择“台子”一地居住下来。张新又以不惑之年续娶了夫人魏氏。康熙六十年()农历八月初九,魏氏诞下一子,取名张明善。明善公有六子:长子早夭,另五子皆娶妻生子,为阳赛张氏五房族人之祖。由此,阳赛张氏家族劫后重生,根脉赓续,先辈英灵得以抚慰,宗族文化始得传承。乾隆十五年(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始祖张新卒,享年78岁。道光八年(年)八月初三,阳赛张氏西商户支系毛牛泉始祖张世俊出生。道咸之间(年前后),张世俊及其家人搬至西山(今毛牛泉)定居。历经百年,阳赛张氏繁衍生息,裔枝始昌。据清宣统年间《伏羌县地理统计表》记,杨赛川“八十七户,四百二十二人。庄内有家庙一所,泉二眼。从九,张士杰。”此时的阳赛有87户,人。可见,清末阳赛人口规模已经恢复,其中不乏文采俊杰,张士杰便是此时阳赛代表人物,获官从九品。天道沧桑,世道往复。封建时代治乱交替,社会常有动荡不安,震灾之后阳赛已历百年之盛,兴盛之下,一场危机席卷而来。(二)陕甘回乱与英雄张顺义1.花门之变咸丰(—年)末年,河南巡抚严树森招募陕西回民六百驻防,因严树森转任湖北,遂遣散命其回乡。其后回勇又为团练大臣张芾所用。同治(年)元年二月,太平天国扶王陈得才与捻党合流入陕西,全陕大震,回兵四散,途中与汉民产生纠纷,云南逃匪任五乘机挑拨汉回民族冲突,引发渭南之乱。此为陕甘回乱之始。又称“花门之变”(花门指回民)。同治回乱从根本上讲是清末阶级矛盾与民族矛盾交织激化的结果。渭南乱起,清廷先后派张芾、胜保赴陕西或抚或剿,均不成功。自此乱起至同治二年,宁夏甘肃各地回民接连变乱滋事。回乱蔓延到甘肃。同治三年(年)五月,朝廷命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陕甘军务。左宗棠以为“欲靖西陲,必先清腹地”。于同治七年(年)六月,平定西捻军,随即左宗棠定三路平回之策:北路由绥德取北道花马池,直捣金积堡(宁夏吴忠西南),以刘松山当之。南路由秦州趋巩昌,讨河州狄道之回,以周开锡当之。中路由左宗棠亲率刘典诸军,尽驱陕西回党入于甘肃。十二月,刘松山至绥德,所向皆捷,董福祥降。同治八年(年)二月,西进,陕西之回党,遂尽趋甘肃境内。《夺永安》(绘/李鹏博)2.阳赛英雄张顺义伏羌县位于西北交通要冲,回党屡次侵扰。据清志:“甲辰变,贼由通渭窜伏羌,所过残破,回民助势攻城焚掠杀戮。”乾隆四十九年(年),伏羌新教阿訇田五在固原、通渭一带聚集回民叛乱,乱贼从通渭窜入伏羌,一路焚掠杀戮,时人诗称:“朱圉山头望,烽烟遍贼营。”“月照弓刀影,风传鼓角声。”(《芍坡先生甲辰纪事诗十六首之一》)阳赛村位于伏羌之北缘,回党自通渭入境,阳赛先受其害。同治初年,花门变起,伏羌县令各乡里择险要之处,自行修筑堡寨,设堡总一人,负责本堡群众安全,并有管理户口、差徭之责。阳赛村东山北端的永安堡就是这一时期为了保境安民,族人张世俊(字辅卿,毛牛泉支系始祖)、张麦换(张新支系六世孙)等带领七百余家修筑的防御性土堡。《张辅卿先生家傅》曰:“先生纠合远迩七百余家成永安堡,安堡共守之,堡当往来孔道。”“花门之变”发生后,张家川、莲花城、盐关及伏羌回众,约定与同治二年(年)四月十四日在伏羌起事。伏羌团总陈正中带领团勇迅速行动,先发制人,于十二日关闭城门,提前镇压。各处回军围城两月,最后失败,伏羌回民离境。但乱局并没有因此结束,同治己巳()春,“值逆回乱,岁又饥师无宿饱,兵无战志,河逆乘势出陇宁一带,戈甲满地,烽烟灾地。”(《续伏羌县志》)此时,陕西回党已窜逃甘肃境内,甘肃回回也纷纷响应,到处烧杀抢掠。伏羌城外修城垛防御,各乡镇村落只能依靠土堡自保。永安堡(东堡子)鸟瞰图同年春,回逆围攻阳赛永安堡数十日。“当是时,县内各堡无虑数十皆陷没,独永安得先生之调度完然无恙。后经围之数十日,堡乏饮料,先生令弟侄等乘夜出堡远汲,为贼侦知,突出横击。”(《张辅卿先生家傅》)四月九日,堡中饮水短缺,张世俊令其侄顺义(顺义为世俊次子,过继给了其弟福俊。)等乘夜色出堡汲水,被回贼侦知,回逆突然袭击。世俊之弟福俊落入贼手,千钧一发之际,张顺义拼杀而出,救出福俊,并以一己之力拒群敌于堡外数里,终因寡不敌众,英勇牺牲,时年仅二十一岁。张顺义(—)为阳赛张氏西商户支系毛牛泉始祖张世俊次子,过继给世俊弟福俊为子。为保护族人生命,不惜牺牲自身生命,血色男儿,英勇悲壮,实为阳赛英雄。顺义牺牲后,其生父张世俊依然坚守堡中,并派人去县里求援,先生泣谓曰:“顺义为孝子,我独不能为义民乎?汝辈速往县求援,我尽力守陴,若援兵到骨肉相见;若堡下,我决不向贼人前伈伈伣伣,以求苟活,当于骨狱血渊中寻我尸也!”(《张辅卿先生家傅》)后来援兵未到,但永安堡也未失陷。后人常感念世俊、顺义父子之德,“吾堡七百余家二三千口,得全性命于乱世者,皆汝家若翁之力也!”(《张辅卿先生家傅》)伏羌县令闻此,在大堂书神主,赠牌匾一个、对板一对以示褒奖。数年后,族人张铭东先生念其功德,据其事迹创作戏剧《夺永安》,流传乡间。同治八年(年)六月,左宗棠进兵甘肃,驻泾州督战。八月,刘松山之军进击灵州(宁夏灵武)、金积(宁夏吴忠西南),大破回首马化龙、白彦虎等部,马化龙被处死,白彦虎率陕回西窜。左宗棠令诸将西进追击,平定河州。十二年(年)九月攻克肃州,甘肃悉平。惟白彦虎遁逃关外,为以后新疆兵事之导线。后来白彦虎率残部迁居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两国形成东干族。历史虽渐行渐远,但阳赛人不会忘记那场血雨腥风的往事,不会忘记带领族人抵抗回逆的张世俊、张麦换,更不会忘记为了保护族人而献出宝贵生命的英雄张顺义。壮士远去,英灵永存!四、民国时期阳赛传统文化的总结(—)(一)办教育兴文教何家坪学校老校门民国六年(年),受辛亥革命的影响,阳赛有识之士张鸿翮、张国勋、张儒明和张必达等人,同谢家坪人谢炳南,何家坪人汪怀洋,李家堡人李映庚、李三奎,卜家屲人李文蔚等,参与创办了伏羌县第六区区立第二国民学校(即何家坪学校)。校址以永福寺为基地,另修校舍校门。以李文蔚为校长,另聘教员二人,于民国六年(年)春正式开学。学校建成后,发展迅速,培养了诸多人才,后来鼎鼎大名的阳赛族人张自强(甘肃省监察厅厅长)、张秉义(大庆会战机关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张箴(交通部第二公路工程局财务处长、总会计师)、张效善(兰州市副市长)、张余胜(甘肃省政法委副书记)等人,皆从这里走出。至年,何家坪学校成立完全小学,定校名为甘谷县平阳乡完全小学。“国家之魂,文以化之,文以铸之。”何家坪学校的创办,为当地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校门口两面墙上“发扬固有文化,恢复民族精神”的标语,就是学校精神的生动体现,为民族精神的重整发挥了积极影响。(二)“二马害甘谷”事件与阳赛1.马军乱甘谷与阳赛族人西迁麻黄咀堡子鸟瞰图民国十七年(年)12月,马仲英从河州败退,进入伏羌城,逼粮索款。民国十八年(年),马仲英残部马占彪率众由礼县入甘谷,围攻县城。城内军民顽强抵抗,击退马军,城围虽解,城外百姓备受其害。战乱导致甘谷出现大饥荒,许多阳赛人流亡他乡,其中张氏三世四房的部分族人背井离乡,被迫迁往青海省乐都县城台乡。在年1月28日的(农历戊戌年腊月二十三)阳赛村建村周年庆典上,筹备组专门联系并邀请了当年背井离乡的族人们的后代前来参加。时隔90年,他们终于踏上了这片先祖生活过的土地。2.马廷贤之乱与阳赛抗回民国十九年(年)四月,回军首领马廷贤率众万余人,攻陷天水,又派王占林率第二军进驻甘谷。王战林部据甘谷后,搜刮民财,逼粮索款,直至民国二十一年(年)离境。为躲避马廷贤部烧杀抢掠,时任平阳乡乡长兼第三联保主任张建勋,带领阳赛村民修建了麻黄咀堡子。年5月,在张俊三、张荣德等人的组织下,第一部《阳赛村张氏家谱》修订完成。这也意味着阳赛封建家族时代总结完成。中国历史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阳赛已经准备好迎接一个新的纪元。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部队十八、十九两兵团与西北野战军会师。一兵团司令员王震指挥一军、二军进驻甘谷。8月5日,甘谷县解放,举县同庆。10月1日,新中国成立,甘谷历史进入新阶段,阳赛历史揭开了新篇章。年8月5日,王震二军进驻甘谷五、新中国——阳赛历史新纪元(年以来)(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6月27日,美国派出海军和空军入侵朝鲜,对朝鲜狂轰滥炸。同时命令第七舰队向台湾海峡出动,插手台湾问题,威胁新中国的安全。10月,“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占领平壤,把战火烧到鸭绿江边,严重威胁新中国安全。一场不期而遇的战争正向我国靠近。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首批18个师秘密跨过鸭绿江,赴朝参战。10月25日,打响了第一仗,开始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在这场伟大战争中,阳赛张氏族人张祥娃(台子)、张永善(山庄)、张兴(独庄)、张锁福(西庄)、张绪龙(大庄)、张延年(大庄)、张照西(毛牛泉)等人先后参加了抗美援朝志愿军,赴朝作战,为这场保家卫国斗争作出了一定贡献。年7月27日,双方在板门店签署《关于朝鲜军事停战的协定》,历时3年的朝鲜战争以中朝人民的伟大胜利而结束,巩固了新生政权,加速了我国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为我国社会主义建设迎来了一个良好的国际环境,阳赛村的历史也进入了探索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二)社会主义建设成就(—)1.阳赛村的土地改革年起,阳赛村隶属于甘谷县礼辛区平阳乡。年冬,在抗美援朝战争的同时,国内的土地改革全面展开。甘谷县委县政府派出干部,深入调查,指导阳赛村积极开展土地改革运动,划分阶级成分,建立农民协会,重新分配土地和生产资料。族人张桦为阳赛首任农会主席。年春,阳赛土改工作任务完成。土改从根本上改变了阳赛几百年的土地私有制度,在此基础上确立新型的社会关系,阳赛社会生产力得到极大解放,为社会主义建设打下坚实基础。2.阳赛村农业生产社会主义改造土改以后,阳赛村民分得了土地,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但是一家一户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比较脆弱,在当时社会环境下,无力抵御自然灾害,无法适应当时社会发展需要。为了克服这一困境,在党的领导下,阳赛村开始实行农业合作化。自年起,在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年)期间,阳赛村逐步从农业生产互助组、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发展到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完成对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在农业社会主义改造的同时,为适应农村人口教育文化事业发展,年,时任农会主席张桦等人创办了阳赛小学,第一批老师为张尚智、张荣胜等。这是新中国阳赛第一所学校,以培养新型社会主义建设人才为宗旨,为阳赛人口素质的提高和人才培养奠定了基石。3.阳赛村人民社会主义建设曲折中发展看皮影戏农业生产合作化的发展,调动了群众的生产积极性,阳赛掀起了农业生产和基础设施建设的热潮。年5月,中共八大二次会议,确定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根据总路线,吹响了农业“大跃进”的号角。林寺峡筑坝的浩大工程开始,阳赛人积极参与到这项工程中,经过十年奋战,至年林寺峡筑坝工程竣工,是这一时期水利建设的成果。年,在农业合作社基础上,人民公社化在全国农村开展起来,工农商学兵,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将“大跃进”运动推向高潮。独庄、山庄、杏树岘、毛牛泉等自然村划归阳赛大队。农业生产中高指标、浮夸风问题严重,造成经济困难。年—年,因自然灾害和经济困难,阳赛村流亡他乡乞讨者不计其数。年,中共中央提出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经过调整,国民经济全面好转,阳赛农业生产回到正常轨道并取得了显著成就:年,毛主席发出“农业学大寨”的号召,农村开始修梯田;年,阳赛村安装了第一座20马力的柴油机石磨;年,张想元购买了全村第一辆自行车;年,张应托打了全村第一口水窖。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党的领导下,阳赛经过土地改革、社会主义改造、农业合作化等开展,确立了社会主义经济形式,是几百年来阳赛的开天辟地的变化,虽然其中有波折,但总体上为现代农业农村的发展创造了良好条件。(三)改革春风暖阳赛(—)年12月18日,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重新确立了党的思想路线,把党和国家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揭开了党和国家历史发展的新篇章,是一次伟大的历史转折。神州大地如雨后春笋,生机勃勃,春风吹来,阳赛回春。年开始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全面推行,阳赛村实行分责任田、包产到户,到年末,全村圆满完成任务,农业生产责任制确立。阳赛村农业生产迅速恢复,各项事业蓬勃发展。贯寺河湾旧桥(绘/李鹏博)电力应用年,阳赛村通电,电力的应用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当年村民张丙子家安装了第一座电力磨坊;年,村民张积善家购置了第一台黑白电视机;年,张永虎家安装了第一部电话。水利工程年,阳赛苜蓿沟水泥井浇灌而成;年,山庄广益坝竣工;年,自来水普及全村各家各户;告别了几百年来饮用泉水的历史。交通运输年,张自强、张效善、张箴等人从省交通厅申请,修建了第一座贯寺河湾大桥;年,通往县城的班车通车;年,张余胜等人向省交通厅申请,修建了本村通往贯寺的柏油马路;年,全村进行了第一次道路硬化。教育事业年,阳赛小学二层新楼完工;年,张进贵赞助阳赛小学崭新的课桌椅多套。施工中的贯寺河湾新桥(四)新时代——阳赛历史新起点(年以来)年,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社会发展处在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中国社会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党和国家的事业取得了历史性成就,阳赛历史走进了新时代,阳赛基础设施建设迈向新台阶。年,因旧桥老化等故,张余胜等人向省交通厅重新申请修建贯寺河湾新桥,次年开始动工;年贯寺河湾新桥通车;年2月,全村主要路口皆安装了太阳能路灯;年5月,新大队部开始动工修建。走进新时代的阳赛人,经济文化事业取得了辉煌成就的同时,文化建设硕果累累。年,阳赛村张氏墓园落成;年初,启动了《阳赛村张氏家谱》重修工作;年2月,全村拍摄了第一张“全家福”,近人到场;年,族人张随胜、张新子出资刊印了新家谱数百套,并翻印了近百套年版的旧家谱;同年8月,由族人张天平、张新子、张晓红等人赞助制作的讲述家族历史发展的纪录片《阳赛记忆》在山神庙前公映。这一系列工作的成功举行,使阳赛张氏文化得到有效传承。建村周年庆典筹备组合影在大力进行文化建设的同时,阳赛村将文化共识付诸于实践。阳赛村于年、年开展了两届“阳赛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慰问活动,让传统文化深植于人们日常生活中。为丰富文化生活,族人张健还出资0元成立了阳赛舞蹈队。年初,阳赛青年张康乐等组织举办的“阳赛村建村三百周年庆典”成功举行,新时代的阳赛人精诚团结,齐心协力,为阳赛献上了一曲崇高礼赞,一首壮丽诗篇,是近年来阳赛文化活动之最高潮。这一系列文化建设活动的实施,是阳赛村传承和弘扬传统文化的措施,极大地增强了广大村民的情感归属与文化认同,有力地推动了乡村文化建设和经济建设,必将著功于当世,贻裕于后人。国家民族饱经风雨,屡遭劫难,数千年屹立不倒,阳赛即是我县我国之缩影,每当危难之际,自有贤达义士挺身而出,慷慨赴难,惟有如此壮烈之士,堪为国家民族之柱石,也是我民族不断前进的力量之源。人言阳赛之赛,报也。报者,报国也。阳赛,则为报天地之春晖,报父母之养育,报国家之恩德。时代在变,不变的是阳赛人的家国思想。阳赛村石碑三百年风雨,五个甲子,是一部中华民族从苦难走向复兴的历史,是一部阳赛人坚忍不拔的奋斗史。新时代的阳赛人,追寻先辈足迹,传承家族文化,凝聚起前进力量,在崭新的历史起点砥砺前行,创造新的辉煌!完*作者简介:黄晨光,甘谷县大像山镇王家村人。乡土游子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